2019棉花“狂想曲”:三段走势“步步惊心”

导读


阶段1:3—6月,第一浪与调整阶段。3月份,消费订单开始增加。4—5月,抛储政策已明,但余棉有限。边进口、边轮出。北半球进入棉花播种时期,中国减少、美国略增。5月中旬,巨量仓单交割,市场或调整。


阶段2:6—11月,第三浪与调整阶段。5月种植后,6—9月北半球棉花进入生长阶段,天气敏感度增大,抛储与补库同时进行,供求出现偏紧预期,被长抑制的消费开始复苏。9月后,新棉进入收获阶段,价格阶段性回落。


阶段3:11月到明年春季,第五浪。初冬是消费淡季,也处在收割季节,是纺企采购和备库的好时机。从深冬到春季,是纺织行业的消费旺季。


影响市场的关键因素


1.主要矛盾:巨量仓单


巨量仓单是市场消化不良造成的。截至2月25日,郑棉注册仓单17168张,折合棉花68.6万吨。往年5月交割后,注册仓单将进入“去库存”阶段,然而去年下半年呈现持续增长态势。因消费陷入低迷,棉花加工商不得不利用期货市场销售棉花,导致注册仓单持续增加。


不过,近期棉花仓单注册出现停滞和减少,这或许是春节后消费启动的信号。


据行业人士估计,若1905合约上涨至15400元/吨附近,那么现货商的保值抛盘将“蜂拥而至”,因为还有60%的新棉花没有销售出去!


据交易所数据,当下注册仓单中还有旧棉约7万吨,其余的是新棉。至于新棉仓单,则需要等到1905合约交割之时才能彻底化解。仓单累积,归根到底是因为消费不振。按USDA数据,中国每月消耗棉花约73万吨。因此,一旦消费恢复增长,仓单压力就很容易消化。


3月份,春季也是棉纺企业的生产旺季。若是如此,5月之前,在消费复苏的推动下,棉价或呈现出缓步上涨的态势。


影响市场进程的事件与时点


1.抛储


按照惯例,春节后国内将启动储备棉轮出。去年是3月12日开始,至9月底结束时累计成交251万吨。据业内人士估计:国储棉库存剩余量为270万吨。


也就是说,如果今年继续按照去年的计划和量来拍卖,那么至9月时,国储库存就几乎清空了。可以说,经过几年的国储棉拍卖,“去库存”任务基本完成。若是18/19年度国储不补充库存,那么未来对市场的调节作用就大幅降低了。因此,为了保持对市场的一定调节,国家层面一定需求补充库存;同时,继续轮出部分陈棉。


至今,市场还没有抛储方面的消息,考虑国储棉库存已至低位,轮出时间或较往年推迟。因此,后面需要关注何时何方式抛储?何时何方式补充库存?这里均潜藏着利好因素!


2.播种与生长


4、5月份,北半球棉花步入播种和生长初期。此时,中美棉花的播种面积是一个重要的数据。面积决定着产出的大致范围,亦决定着价格的走向。


按USDA惯例,每年3月31日公布美国和中国棉花的意向种植面积。这是一个官方权威数据。近期,中国棉花协会给出的调查数据为:今年全国植棉意向面积为4771万亩,同比减少2.7%。另外,据USDA展望论坛初步预测:今年美棉种植面积为1430万英亩,同比增加1.1%。


播种和此后的生长,市场均会给出高度关注。此阶段,面积和天气均是炒作题材。去年5月份,郑棉市场出现大幅度上涨,就是因为当时的气候恶劣所至!


3.1905合约交割


截止5月中旬,巨量仓单面临交割。届时,这将是考验下游用棉企业承接实盘的重要时刻。


多少新棉仓单进入交割?什么清算价格多头愿意承接?这均是判断棉花市场未来走向的重要依据。1905合约交割后,有些仓单将流入现货,那么,市场后期的压力将大为减轻;有些可能会继续转抛到9月合约以求套利。


这些数据反映当时的市场心态,亦为后续行情波动提供指引。


4.秋收季节


步入9月份,北半球棉花基本进入采摘季节。棉花采摘期一般历时3个月,从9月至11月份。此时,天气变化对棉花产量仍有很大的影响。尽管存在收割压力,市场价格易于下行;在历史当中,因天气减产出现大行情也就在这个阶段。例如,在2003年和2010年秋季。


就农产品(000061)而言,较大行情的出现,均在收割时节,因为产量变成定数了。


郑棉产需缺口持续存在


“去库存”是我国农业供给侧改革的战略任务。棉花市场也不例外。经过几年的库存“去化”,库存逐步进入正常状态。若不补充库存,预计今年国储棉将基本出尽。


近年,我国棉花“去库存”的策略是:限定进口;同时,受益于播种面积增长有限,需求呈刚性上升。产需缺口持续存在,库存从超高状态逐渐减至常态。


据USDA数据,“去库存”是从2015/2016年度开启的:当年,我国的产量为563.9万吨、需求量为783.8万吨、进口95.9万吨,产需缺口为219.9万吨,导致期末库存降至1234.5万吨,其库存/消费比为157%。2016/2017年度,我国产量为587.9万吨、需求量为838.2万吨、进口109.5万吨,产需缺口为250.3万吨,导致期末库存降至999.8万吨,其库存/消费比为119%。2017/2018年度,我国产量为631.4万吨、需求量为892.7万吨、进口124.6万吨,产需缺口为261.3万吨,导致期末库存降至827.8万吨,库存/消费比降至92%。2018/2019年度,我国产量为587.9万吨、需求量为881.8万吨、进口163.3万吨,产需缺口达293.9万吨,导致期末库存降至704.8万吨,库存/消费比降至80%。


也就是说,到今年秋季,本年度结束时,我国棉花库存基本进入常态,但仍旧偏高。造成库存下降放缓的原因是:因中美贸易问题,棉花消费量不增反减10.9万吨,同时进口量放大。


那么,2019/2020年度会如何呢?


据2月份USDA第95届农产品展望论坛,预估:中国2019/2020年度棉花产量将略增至610万吨(+1.8%)、消费量增至899万吨(+2.0%)、进口扩大至196万吨(+20%),产需缺口达279万吨,导致期末库存降至610万吨,库存/消费比降至68%。其中,国储库存还有196万吨。


当然,这样一份评估报告是初步的,后期存在较大修订的可能。因为播种面积、生长气候、中美贸易磋商、消费趋向均会影响供求和库存数据。


2月USDA报告及农产品展望论坛的数据解读


1.美国方面:


据2月份USDA报告,2018/2019年度,美国棉花播种面积1410万英亩(+11.0%)、弃产率25.3%,产量下降55.1万吨至400.4万吨(-12%),年度出口326.6万吨,期末库存为93.6万吨。


对于2019/2020年度的预估如何?


USDA在第95届农产品展望论坛上预估全美棉花今年的播种面积略增至1430万英亩(+1.1%),弃产率只有9.3%;在天气正常和弃产率降低下,美棉产量将大幅增长89.4万吨至498.88万吨(+22.3%),预估2019/2020年度国内消费量保持在71.9万吨(+3.1%),但出口量增加44万吨为370.6万吨(+13.3%),期末库存增加43.7万吨至137.3万吨。


尽管面积增幅不大,但产量增幅却提升了89.4万吨(超预期),足够满足中国额外的进口需求;并且还有充足的库存余量。可见,在正常气候条件下,棉花下个年度的波动幅度有限。


或许,实际情况并不会如此。还是要关注:USDA3月31日正式公布的意向种植面积。


2.全球情况:


据2月份USDA报告,2018/2019年度,全球棉花产量下降了114万吨至2579万吨(-4.2%)、全球消费量略增至2692万吨(+0.8%)、期末库存下降了121万吨至1643万吨(-6.8%)。


对于2018/2019年度,大部分的主产国(如美国、印度)产量出现了减少;而全球消费出现稳有略升(主要来自印度、孟加拉国和越南),产需存在113万吨的缺口,导致期末库存进一步降至近7年的新低。


如此看来,本年度全球供求关系略有些偏紧。


因此,在2018/2019年度,在国际环境偏多的背景下,郑棉市场存在向上波动的基础。


对于2019/2020年度全球的供求前景如何?


在此次USDA展望论坛上,预估全球产量出现大幅增长175万吨至2754万吨(+6.8%);但消费量略增40万吨至2732万吨(+1.5%)。如此,当年市场重新回到供过于求,库存消费比略减至61%。


如此看来,在下个年度,全球棉花的供求重新步入宽松,供给增长主要来自美国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郑棉市场的波动幅度不会令人惊异,并且是以区间形式呈现。


报告对当前市场是有阶段性利空作用的。但历史的变动和未来的事实肯定不会这样平庸和平静。


2019年郑棉市场展望


1.长期维持波动式看涨的格局


从长期角度看,棉花的上涨源自于供求关系的改善。


主要因素有:成本支撑,3128B标准品采购成本在15200元/吨水平。中美贸易关系最终会恢复正常。2018/2019年度全球棉花供求偏紧,库存下降121万吨。2018/2019年度中国产需缺口为293.9万吨,期末库存降至704.8万吨。国储棉仅剩下270万吨。迟早要补充库存。


然而,由于库存等利空因素显著,将导致棉市运行呈现波动式特点。因此,对投资者而言,其策略是:在区间的上沿,有存货的产业客户可以抛售,或是卖出虚值看涨期权;而有采购需求的企业,则可以在区间的下沿做多,或卖出虚值看跌期权。显然,对愿意做多的投机者,则不能冒进,而是在回落遇支撑的情况下介入;并且是阶段性持仓,遇强阻力即平仓。


2.走势解读


综上所述,我们对郑棉市场的未来走势做出推测。如开篇图所示。


现分阶段,对影响未来行情的重点因素进行前瞻性解读:


阶段1:3—6月,第一浪与调整阶段。3月份,消费订单开始增加。4—5月,抛储政策已明,但余棉有限。边进口、边轮出。北半球进入棉花播种时期,中国减少、美国略增。5月中旬,巨量仓单交割,市场或调整。


阶段2:6—11月,第三浪与调整阶段。5月种植后,6—9月北半球棉花进入生长阶段,天气敏感度增大,抛储与补库同时进行,供求出现偏紧预期,被长抑制的消费开始复苏。9月后,新棉进入收获阶段,价格阶段性回落。


阶段3:11月到明年春季,第五浪。初冬是消费淡季,也处在收割季节,是纺企采购和备库的好时机。从深冬到春季,是纺织行业的消费旺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