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纱出货回暖贸易商信心逐渐恢复

据青岛、上海、广州等地的棉纱贸易商反映,2月中旬以来外纱内外盘报价均呈现稳中偏强的走势,其中印巴、越南等产地OE16S、C32中高品质白漂纱询价、成交和出库较其它品种活跃,但与印度C21S及以上漂白、高配纱外盘报价持续小幅提涨不同,巴基斯坦赛络纺、越南环纺纱报价均以横盘持稳为主。

黄岛某进口企业表示,春节后保税、即期棉纱看货、签约较12月和1月有些起色,尤其越南、印度等大中型纱厂直接供货的32S漂白针织纱、喷气和剑杆用纱(JC21、JC32S进口纱由于保税库存比较低,贸易商有寻货、凑货的现象),但OE7S-OE21S纱的整体成交、出货虽反弹但低于2018年同期。

业内分析,导致2、3月份进口棉纱量价高开高走、春意融融的原因包括如下几点:

一是节后国内棉纱期货、现货稳扎稳打上涨,CY1905合约已给出套保避险机会。受2月份布厂、服装厂集中开机并补充原料及中美贸易磋商不断释放利好的影响,下游企业接单、生产的积极性和热情明显回升,国产棉纱需求、价格都进入上升通道;

二是人民币不断走强,进口纱成本下滑。近一个多月来汇率连破6.9、6.8,目前即将打开6.7,进口棉纱成本持续下降,竞争力越来越突出。从统计来看,3月上旬越南产C32中高配棉纱清关成本低于同品质国产纱500-700元/吨;印度漂白纱也低于国产纱300元/吨以上;

三是随央行降准、大幅降税减负及降低企业融资门槛等一系列措施强力出台,棉纱消费需求企稳回升。作为中小微企业代表的纺织厂、服装厂和外贸公司从这套“组合拳”中迎来多重大利好,信心和市场活力持续恢复;

四是ICE棉花期货并未破位,纱价外盘提涨谨慎。目前5月合约仍在71-75美分/磅厢体内振荡、反复;再加上外围市场经济、地缘政治和冲突等面临很大不确定性,因此在形势不明朗前,印度、巴基斯坦、越南等国纱厂并不打算贸然报涨。